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搶救大明朝 > 第1276章 如何成為忠烈——大順有鐵騎(作者:大羅羅)
搶救大明朝

《搶救大明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276章 如何成為忠烈——大順有鐵騎

    槍聲、喊殺聲、金屬的碰撞聲、火藥爆燃的轟鳴聲,在沮水和漢水之間小小的平原上,響成了一團!

    三萬數千名全副武裝的軍人,正在用火槍互相射擊,用長槍互相沖刺,用綁著手榴彈的標槍互相投擲。哦,還一輪一輪的騎兵沖擊!

    由尚之信指揮的00名甲騎無疑是尚可喜手中的王牌,他們發動的第一波沖擊就沖垮了兩個大順軍的營級方陣。

    大順軍的步兵營一直存在反騎兵能力較弱的問題,他們中間的刀盾手比較多,長槍兵比較少,而火槍手的火繩槍雖然都配備了刺刀,但是大順的火槍兵都是府兵老爺,他們更喜歡用腰刀而不是用插了刺刀的火繩槍進行肉搏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刀法更有信心!

    另外,因為存在一個0人的長槍隊,大順軍步兵營的火槍隊和刀牌隊也習慣將防御騎兵的任務交給長槍隊,所以在臨陣的時候經常會出現調度的混亂

    各種各樣的因素疊加在一起,就使得明軍重騎兵玩玩可以從正面沖垮大順軍的步兵方陣。

    在尚之信結束第一波沖擊,率領騎兵后退整隊的時候,后方的個步兵營也在尚可喜的指揮下發起進攻了。

    尚可喜所部的步兵營都是所謂的“山地營”,和大順軍的步兵營差不多,也減少了長槍兵,同時配備了大量的刀盾兵。這樣的編制雖然有利于山地戰,但是在平原上對抗騎兵的能力卻不大足夠。

    而且這種山地營的火力,也比不上大量配備燧發槍(四分之三的士兵配燧發槍)的近衛軍。

    不過現在兩邊都是差不多的裝備和戰術,倒也打了個勢均力敵。雙方的火槍手隔著三四十步對射,準頭不怎么樣,不過兩軍陣前的硝煙到挺大的,很快就有點看不清了。

    在硝煙的掩護下,雙方的刀盾兵幾乎同時發起了沖鋒,先是互相投擲“爆炸標槍”,然后再是刀盾肉搏

    大順軍的左翼也很快行動起來了,向著尚可喜、孔廷訓的右翼包抄過去。不過他們是步兵,行動速度比不上騎兵,不等他們運動到位,在高處指揮的孔廷訓就立即調集了個步兵營頂了上去,暫時抵擋住了包抄的大順軍。

    與此同時,孔廷訓還抽出了個步兵營去掩護尚之信的騎兵——具體的辦法就是壓上去用火繩槍和敵人對射,在戰場上制造煙霧,然后用煙霧掩護騎兵再次沖擊。

    只要能沖垮大順軍的右翼,今天這場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戰役的勝局也就到手了至少在孔廷訓看來,情況就是這樣樂觀!

    就在這時,孔廷訓忽然聽見自己的一個親兵在大喊“總兵!流寇的騎兵流寇有騎兵??!”

    多新鮮??!流寇當然有騎兵了,沒有騎兵他們怎么流???

    孔廷訓伸著脖子在戰場上踅摸了一下,沒看見騎兵??!在哪兒?

    “在河對岸,好多騎兵??!”

    河對岸?漢水?沮水?

    孔廷訓一愣,趕緊舉起望遠鏡,然后扭頭去看,一看之下,差一點從馬背上跌落下去。因為他看見大隊的騎兵正從沮水對岸的一大片樹林當中浩浩蕩蕩的開了出來,數量怕是不下000!

    000名大順軍騎兵當然沒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孔廷訓通過望遠鏡看見那些騎兵胯下的戰馬的耳朵,全部都向內側翻卷。

    這是天竺折耳馬??!大順軍怎么又那么多的折耳馬對了!孔廷訓這才想起來,流寇去年不才去過天竺大掠過一回?那里是折耳馬的老家,牽個一兩千匹回來也沒什么奇怪的。

    而000名騎著天竺折耳馬的騎士和000名騎著矮腳滇馬川馬的騎士,完全不是一回事!

    現在整整000名騎著天竺折耳馬的板甲騎士,正在向孔廷訓所在的山坡而來,眼看著就要涉渡沮水了。

    沮水不是漢水,不怎么深,也不算寬,現在又是苦水季,完全可以涉渡。

    而且這支騎兵潛伏的樹林位于孔廷訓所在本陣的正東,距離他不到五里,一旦涉渡沮水,馬上就會沖到孔廷訓的跟前。

    “總,總兵,流寇的大隊步兵!跟在他們的騎兵后面”那個親兵再一次大聲發喊。

    什么?還有大隊步兵???

    孔廷訓連忙再用望遠鏡去看,一看之下,就是倒吸涼氣兒??!

    潮水一般的大順步兵,正從數量當中蜂擁而出,至少也有上萬人??!這要是沖過沮水,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快快,快跟我上,咱們得擋住流寇,不能讓他們過沮水??!”

    “當不住他們還有大炮!”

    大炮也拉出來了,是荷蘭造的磅青銅炮,一門一門的從樹林里被矮小的挽馬拖拽了出來。

    看到這些大炮,孔廷訓就知道大勢已去了。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帶著個營下了山,想去沮水邊上布防??墒蔷谒﹂L的,在孔廷訓的側面也彎彎曲曲的有七八里,個營怎么守得過來?大順的騎兵也不是瞎子,看見他們在布防,就遠遠的繞開,選了一處遠離孔廷訓所部的淺灘開始涉渡。

    而在這個時候,在前方和大順軍激戰的明軍也發現不對了,背后要起火了!

    原本占優勢的戰局頓時逆轉,慌亂起來的官兵們再也沒有辦法維持陣形,開始亂哄哄的向北面的山坡退卻。而他們當面的大順軍也趁機轉入了反攻,殺聲震天,全線壓了上去。

    看到苗頭不對的孔廷訓也不敢再抵擋下去,而且也抵擋不住,只好帶著還算完好的幾個營步兵向退往略陽的山口跑去。

    而他這一跑,尚可喜的背后可就完全空了。

    剛剛涉渡沮水的那000大順騎兵,只是稍稍整隊,就開始向尚可喜、尚之信部的背后發起沖鋒了。

    這簡直是一場教科書式的重騎兵沖擊——騎兵繞到了敵后,向著敵人的后背猛沖!

    首先崩潰的是掩護尚之信的騎兵沖鋒的那幾個步兵營,他們距離渡過沮水的流寇騎兵最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沖了個稀里嘩啦!

    率部沖擊的是李定國的次子李嗣興,早在去年冬天,他就受命組建一支裝備折耳馬的精銳騎兵。

    組建騎兵對堅決實行府兵制的大順來說不是難事兒,中上層府兵戶出身的二代大多騎術不錯,問題就是沒有好馬。

    現在有了李繼成從印度帶回來的000多匹折耳馬,建立精銳騎兵軍團當然就沒有什么難度了。

    而這000鐵騎,就成了李定國手中的王牌!

    沖垮了幾個明軍步兵營后,李嗣興也沒和散亂的明軍糾纏,而是直撲馬力已衰,正打算奪路而逃的尚之信部沖去。

    只是一個沖鋒,就將尚之信的騎兵沖散,剛剛還威風八面的尚大公子,也在死在了亂軍之中,成了大明忠烈!

    李嗣興的下一個目標是奪路而逃的尚可喜,尚可喜長得高大,又騎著良馬,在親兵的重重護衛之下,目標明顯!被千余騎大順鐵騎一追,哪兒還有活路,很快就陷入了重圍,左沖右突了幾下,就和一個大順府兵騎兵撞在了一起,從馬背上滾落下來,摔了個眼冒金星,還沒等他緩過神,就被幾匹飛奔而來的戰馬踩成了大明忠烈!

    這回尚可喜一門又多倆忠烈,再加上之前殉國的那些人,真正是滿門忠烈了!

    qiangjiudagzhao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