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游戲競技 > 武俠世界逍遙行 > 第17章 任你千軍萬馬,我自只手遮天 上(作者:微笑啊微笑)
武俠世界逍遙行

《武俠世界逍遙行》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7章 任你千軍萬馬,我自只手遮天 上

    念至于此,勾踐望了望葉鋒,淡淡的道“閣下便是范大夫口中的奇才,還未請教?不知閣下有何大計,可助本王滅吳?”

    葉鋒輕笑道“葉鋒?!?br />
    勾踐心念閃動,便道“當今本國,文有范蠡、文種,此二人皆是當世奇才,只缺孫武般蓋世名將,范大夫既說閣下是不世出之奇才,更說本王得閣下相助,覆滅吳國指日可待,那定然便是武了,閣下可是擅長領兵,亦或是劍術高明,擅長練兵?”

    正如孫武當年入主吳國,吳王不知其是否能堪大任,用兵前提就是擅長練兵,孫武證明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吳王諸多妃子為士兵進行訓練。

    這也正是勾踐今日為何會有此問,而他反應也不可謂不迅速,范蠡只透露些許信息,他便立即猜測出這許多,并且還猜得八九不離十,不愧是一代明主。

    葉鋒淡然一笑,尚未回答,范蠡已朗聲道“葉兄有以一敵百之能,但以葉兄為先鋒,必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他見過葉鋒飛劍連殺數人,卻仍然以為這不過是術士之道,其中玄妙他雖然不知,但他卻知這其中必是有著他不懂的道理,因此他對越王勾踐此番述說,便故意夸大了一下。

    也不算夸大,只是在心中有了大致的想法,根據先前的表現,推測葉鋒可以一敵百。

    勾踐霍然站起身來,欣喜道“葉先生當真有此之能?”

    葉鋒無奈地瞧了瞧勾踐,更加無奈地看了看范蠡,搖搖頭,直接道“越王,我且問你,這大內禁軍有多少?”

    勾踐面色微微一變,沉聲道“葉先生何出此言?”

    葉鋒隨意道“全都集結起來吧?!?br />
    勾踐、范蠡面色更是不解,又聽葉鋒隨意的道“范大夫不知在下本事,越王你心下又十分好奇,不妨直接將越宮禁軍全都集中,與我一戰便知結果?”

    尼瑪!

    勾踐滿臉懵逼,一臉“你他媽逗我呢”的表情,范蠡更是滿臉黑線,這太他媽刺激,也太他媽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齏蒙、蓋克兩大越國名劍卻是勃然大怒,齊聲喝道“大膽!”當即向勾踐請戰,要試試葉鋒的斤兩。

    勾踐陰沉著臉――任誰這般被戲耍,心情都不會太爽吧?更不消說他這一國之主了。當即道“也好。葉鋒,此二人乃是我越國兩大名劍,你便先過了他們兩人這一關再說吧?!?br />
    言談之中,已沒有多少尊敬,令人不知其人心中真實想法,這也是帝王術馭下的一種手段。

    葉鋒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范蠡卻知葉鋒之能,當即低聲道“葉兄勿要動怒,千萬不要殺了兩位劍士?!?br />
    葉鋒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這話同樣被齏蒙、蓋克兩大劍手聽在了耳中,齊齊變了顏色,他們何曾受過今日這般羞辱?齏蒙當即爆喝道“范大夫暫且讓開,齏蒙要收拾這狂徒了!”

    蓋克則獰笑三聲,道“范大夫盡管放心,我二人出手自有分寸,決不會傷了他!哼!”卻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刻意擠兌范蠡了。

    范蠡無奈地搖了搖頭,狗咬呂洞賓大抵便是說這了。

    嗤!

    嗤!

    勁風呼嘯,兩道明光一閃,齏蒙、蓋克已攻殺而至。兩人確也是越國難得一見的絕頂劍客,齏蒙縱身躍起,宛如雄鷹,而蓋克則盡可能壓低了重心,朝葉鋒疾奔而去。

    兩人一上一下,拉開了最大的距離,分從兩邊攻向葉鋒,便是要他顧頭不顧尾,顧尾不顧頭!

    眼見兩人便要刺中,正在這時,葉鋒拂袖一擺,咔嚓數聲悶響,齏蒙、蓋克手上的兵刃已寸寸斷裂開來,兩人也已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昏厥過去。

    齏蒙、蓋克出手已是迅捷之極,葉鋒出手更快也更寫意,這一系列動作行云流水,皆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待震退齏蒙、蓋克,眾人尚未反應過來。

    皇宮大內,一片死寂。

    勾踐震撼莫名地瞧著葉鋒,已對他失去的尊敬又再度回來。范蠡則輕輕地搖搖頭,一副“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神情。

    旁人眼中驚若神明的大事,葉鋒卻好似這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瑣事,隨意道“越王,現在可以正式較量下了吧?”

    “可!”

    勾踐大手一揮,立即命人將禁軍精銳集結起來,自己則向葉鋒致以最真誠的歉意,半個時辰之后,三千精銳越軍已經完全在校場上集結完畢。

    森然的鎧甲,剛毅的臉龐,眾志成城的勇氣,呈現出一支無敵之軍該有的風貌――這三千人堪稱是越國最精銳的王師,乃是勾踐最大的憑仗,一旦打完他說話都沒得多少底氣。

    校場上,旗幟在烈風下招展,獵獵生響。

    文種等數位大臣得知消息,也急沖沖趕了過來,瞧見眼前這陣仗,頓時被嚇了一大跳,又聽說鳩杉等人被殺,還以為是吳王派兵前來攻打了,立即趕到范蠡身旁,急切問道“少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可是夫差要前來復仇了?”

    范蠡啞然失笑,道“夫差復什么仇?”

    文種瞪著范蠡,道“鳩杉八人吳國大使被殺在這會稽城中,少伯你就在現場,你會不知道夫差為何要復仇?我還沒來得及問,既然你就在現場,為什么不阻止這件事發生?”

    范蠡搖了搖頭,苦笑道“我如何不懂這大理,我當然也想阻止,可根本來不及啊?!?br />
    文種勃然大怒,喝道“豈有此理?!究竟是何人,敢壞我越國崛起大計,委實該殺!”稍稍一頓,文種立即該口,道,“不,不應該是我們越國殺,而是應該立即送到吳國去!究竟是誰?”

    范蠡又搖了搖,苦笑著朝一里之外,孤身一人站在三千精銳之前的葉鋒。

    文種道“他?”

    范蠡道“就是他?!?br />
    文種奇道“他是誰?這又是在做什么?”

    范蠡淡淡的道“此人名叫葉鋒,無國無家,乃是奇才隱士,亦是酒中之神?!闭f著話,便將葉鋒所釀烈酒,以及自己的計劃大致說了一遍。

    文種眸中驚喜連連,啪的一拍手,欣喜低叫道“妙計!當真妙計也!夫差現今耽于享受,若再得此美酒,滅吳大計足足可以提前一年了!雖然他犯了大罪,但既然有如此本事,卻也是不必死了。不過現在這又是做什么?”

    范蠡輕嘆一口氣,慢慢的道“你看到的是什么,那就是什么,他現在要挑戰這支三千精銳王師……”

    什么?!

    文種面色駭然大變,神情非常精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