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822章 我是大明國公,我只求一死(作者:青史盡成灰)
奮斗在洪武末年

《奮斗在洪武末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22章 我是大明國公,我只求一死



    “陛下越發威風了,妾身病了些日子,你就對咱皇兒又是打又是罵,你是打他啊,還是要逼著妾身快點死了,好騰出后宮,給哪個狐貍精???”

    徐皇后幽幽說道,朱棣老臉通紅,夫人比起往日,清減了許多,眼角魚尾紋密集不少,額角還有了白發,朱棣看得心疼。

    二人少年夫妻,攜手三十多年,感情自然非比尋常,見皇后生氣,他也不敢裝蒜了,急忙擺手,讓下面的宮女太監都滾蛋。

    只剩下兩口子,他情不自禁拉住了徐皇后的手,低聲道“你的身體好點了?”

    徐皇后微微點頭,輕嘆口氣,“這皇宮大內,瞧著挺好的,但是太壓抑,太陰冷了,住久了就容易得病。到外面待了些日子,整個人都舒坦多了?!?br />
    朱棣輕笑道“要不干脆修個行宮算了,咱們夫妻住在城外,讓我親自照顧你,也方便你恢復身體?!?br />
    徐皇后微微點頭,可有把眼睛一橫,不忿道“陛下啊,你就會說好聽的……你怎么不知道自愛???丘福死了,你傷心憤怒,想要報仇。隨便派個大將過去就是了,何至于親自領兵?你還說讓妾身養病,可你出征在外,妾身怎么能安心?”

    這就是少年夫妻,換成別人跟朱棣這么說話,早就翻臉了,可徐皇后說,朱棣只覺得心里暖和,忍不住道“我何嘗不知這些?可丘福是我的愛將,也是大明分封到草原上的功臣、他現在慘死韃子之手,我要是不親自給他報仇,何以統帥三軍??!”

    徐皇后眼珠轉了轉,頓時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如今的大明朝,有藩王,有權臣,但是朱棣絲毫不擔心皇位的安全。道理很簡單,就是軍權牢牢抓在他的手里。

    別看柳淳的三位夫人都出身將門,背景不同凡響。但是根本不頂用,因為當下軍中的主力,包括千戶百戶這一級的將領,都是跟著朱棣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

    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喝酒,一起慶功……有這份感情在,朱棣一無所懼。

    可是古往今來,被手下將領背叛的天子也不在少數,所以對朱棣來說,他也要想辦法維系,甚至加強這份情感。

    丘福被殺,他立刻起兵報仇,不計一切,這也是給靖難功臣們一個交代。

    這就是朱棣的帝王之道……“我是看起來不那么慎重,可唯有如此,才能給大家一個交代。若是在這種時候,挺身而出的是柳淳,你讓下面的人怎么想?我是想跟他做個君臣相得的典范,他恪守臣職,朕也必須做好為君之道。這也是我日后要教給咱們皇兒的。他要是不懂這些,往后他登基之后,會更加艱難的?!?br />
    朱棣跟夫人的確是掏心掏肺,徐皇后點了點頭。

    “陛下,臣妾知道了你的心思。但是臣妾以為這事情很蹊蹺?!毙烀钤茡鷳n道。

    朱棣笑了,“是徐妙錦告訴你的?”

    “是藍妹妹?!毙烀钤菩Φ馈澳銢]有猜到吧?”

    朱棣遲疑片刻,還真大感意外。藍新月竟然有那樣的見識,還真是意外??!

    “她能把柳府上下弄得安安穩穩的,自然是眼界不凡手段過人。大事情不糊涂……她說若是想偷襲一位大明的國公,全殲數萬將士,沒有內應,是萬萬做不到的。內鬼不除,倉促出兵,輸多勝少,陛下可要三思??!”

    朱棣沉吟道“朕也想到了,所以朕打算借著出師,把潛藏的內鬼揪出來?!?br />
    徐妙云搖頭,“不行,陛下,你聽臣妾一句,現在只能務虛,不能動真的,暫時先挺過幾天,等局勢明朗,再出兵討伐……”

    朱棣為難道“午門外大將們都來了,你讓我怎么拖???”

    徐妙云掩口輕笑,“這還不簡單,妾身有個不是主意的主意,陛下想不想聽?”

    ……

    柳淳的快船天津登陸,他從碼頭出來,就換上了戰馬,直奔京城。

    前來迎接柳淳的正是老太監木恩,他滔滔不斷,將京城的情況說了一遍……一邊說,還一邊抹眼淚。

    “皇爺仁義啊,聽說淇國公死了,就立刻要報仇。把太子殿下給打了,又親自去午門外見眾將,要立刻點兵。結果在去軍營的路上,聽到大家說起淇國公死戰殉國的經過……激怒之下,竟然吐血落馬,古往今來,天子和臣下,能有如此真情,老奴是沒有見過的。我木恩雖然是奴仆,也愿意替皇爺出生入死,肝腦涂地!”

    老太監橫著眼珠子,氣哼哼道“該死的韃子,竟然殺死了淇國公,老奴恨不得提著寶劍,跟他們拼命去!”

    柳淳默默聽著,朱棣為了丘福之死吐血了?怎么都有點玄幻,柳淳覺得吧,就算他死了,朱棣都不會吐血的,莫非說自己的地位不如丘福,又或者……柳淳甩了甩頭,他懶得想這些無聊的事情。

    “木公公,如果我所料不錯,淇國公應該沒死……興許韃子都沒有俘虜他?!?br />
    木恩一聽,瞪大了眼睛,完全傻了。

    “柳太傅,你不會開玩笑吧?”

    柳淳笑著搖頭,“木公公,你也是聰明人,你想想,韃子所說淇國公的死法,你覺得可信嗎?退一步講,就算死法是真的,韃子會這么轉告咱們嗎?”

    “哎呦!”

    木恩突然眼前一亮,不得不說,整個京城的文武重臣,都忽略了一個基本的事實,就是韃子送來的消息本身……丘福真的壯烈殉國,作為敵人,為了打擊大明的士氣,也不會如實說出來的……只會拼命詆毀,說丘福死的像是個卑賤的老鼠,才能提升他們的威風。

    但是呢,從韃子送來的消息看,仿佛生怕不夠壯烈,大肆渲染……弄得柳淳都懷疑了,死的是丘福嗎?

    怎么像是楚霸王項羽???

    丘福年過六十,其實已經走了下坡路,他是斷然沒有那么大本事的。

    木恩沉吟良久,這才道“太傅,您說的固然有理,但是韃子撒謊,他們是為了什么呢?”

    柳淳還是云淡風輕,“木公公,你想想,咱們看到了這個消息,是什么反應,多半就能猜到韃子的想法……總而言之,凡是敵人支持的,我們就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支持……至少不會吃虧的!”

    木恩咀嚼了半天,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太傅啊,您可真是一語中的,老奴五體投地!”

    柳淳對于收獲一名腦殘粉沒有半點興趣,歸根到底,還是要弄清楚,丘福到底是死是活,不然說什么都沒有用。

    朱棣一見柳淳,聽到了他的分析,也是勃然大怒!

    “什么?我大明的君臣竟然都被韃子給騙了?你們也太讓朕失望了!”

    朱棣又把楊士奇、火真等人罵了一頓,讓他們立刻去查,不惜一切,要弄清楚丘福的生死安?!?br />
    相比起北平的雞飛狗跳,丘福此刻卻是舒舒服服躺在了狼皮褥子上,仰望著帳篷,隨口對身邊人道“老夫年紀大了,胃口也差,吃不得烤羊肉,回頭給我弄點肉糜煮粥……對了,再多弄點青菜?!?br />
    聽著丘福的話,那幫伺候的人簡直抓狂了。

    你老東西知不知道,自己是階下囚???

    還敢要這要那,你怎么不去死!

    丘福當然知道他們的心思,可丘福不在乎。

    “老夫是敗軍之將,老夫什么都沒有了,更沒臉回去見陛下,見大明的將士,所以啊,還不如讓老夫現在就死了……陛下啊,老臣去了!”

    聽說丘福要死,這下子可惹了大禍,頓時外面就亂了,不一會兒跑來一個年輕人,他滿身絲綢,還有許多華貴的飾品,從頭到腳,組成了一個大大的“壕”字。

    他跑進來,趕快到了丘福的身邊,滿臉賠笑。

    “淇國公,您這是說的什么話?你們漢人不是講究勝敗是兵家常事嗎?您老人家怎么能泄氣呢?”

    丘福斜了年輕人一人,“沒法子,老夫都這把年紀了,此次一敗涂地,早就沒臉活著了,陛下待我有恩,身為人臣,只有以死殉國,你們蠻夷不會懂的,不懂??!”

    年輕人苦笑搖頭,他是不懂,可他懂得怎么對自己的部族最有好處……

    “淇國公,您老人家真的別擔心……我就這么說吧,他們為了對付大明,不惜勾結哈烈……大明是禮儀之邦,富庶文明,可哈烈就是一群吃人的狼,跟他們在一起,早晚被吞掉。這不,這幫人已經下手了,又是要牛馬,又是要人丁……還沒跟大明開戰,就先把自己折騰完蛋了?!?br />
    “淇國公,小的跟你坦白了,我們愿意反戈一擊,只求大明庇護,我們感激不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