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824章 舉族歸附大明(作者:青史盡成灰)
奮斗在洪武末年

《奮斗在洪武末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24章 舉族歸附大明

    把禿孛羅說完之后,簡直想找把刀,抹脖子算了。結果一扭頭,正好看到了寶貝兒子,他二話不說,揚起巴掌,左右開弓,足足抽了八個嘴巴子!

    “兔崽子,你把咱們家的臉面都丟光了!”

    土豪青年也沒法子了,“爹啊,孩兒是為了咱們的部族啊……此刻除了和大明合作,還有別的選擇嗎?若是大明愿意,孩兒更愿意聯姻,只是唯恐孩兒長得太丑,難以入大明的法眼……”

    “你閉嘴!”把禿孛羅氣得暴跳如雷,“男子漢大丈夫,戰死沙場,魂歸長生天,是一個勇士的最好的歸宿,像你這樣,恬不知恥,一心茍且,你算什么東西?連妹妹都出賣,就是個牲畜!狼!無恥的狼!”

    土豪青年被罵得很慘,他也不知道說什么。倒是丘福微微一笑,撇著嘴道”不愿意給大明效力,卻愿意給哈烈人當馬前卒。不但要丟了性命,還要被人搶走妻子女兒,肆意欺凌……這就是真正的勇士,長生天會要你們這種笨蛋嗎?”

    “你!”

    把禿孛羅冷哼道“哈烈國主是蒙古人,我們也是蒙古人,我們都是自己人,聯手對付大明,才是情理之中?!?br />
    “哈哈哈!”丘福朗聲大笑,“好奇怪的論調。都是蒙古人,你們就要去給人家當死士,還把自己的一切都獻上去……怎么聽起來,你們都是人家的奴仆,根本不是自己人!”

    “把禿孛羅,你也不是笨蛋,恰恰因為都是蒙古部落,你們才應該更清楚哈烈人的作風?,F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跟大明合作!不然的話,你,嗯連骨頭渣都不剩!”

    “丘福!”把禿孛羅切齒道“別忘了,你可是階下之囚,有什么資格教訓我?”

    丘福坦然一笑,“正因為我是階下之囚,才會教訓你……不然你以為自己有資格跟本爵說話嗎?老夫坐擁的牧場,足足有幾個省那么大,每年的產出就有兩百多萬兩……”丘福冷哼了一聲,“你應該很吃驚吧?明明都是一樣的草場,我怎么就能得到那么多錢,你們卻不行?”

    “這就是咱們的差別,你們只會放牧和搶掠……老夫卻懂得如何把地下的財富挖掘出來,換成金山銀山!”丘福嘆了口氣,“其實掙錢多,日子過得舒服一點,也不是什么好事。老夫就懈怠了,疏忽了,讓你們占了便宜,弄得全軍覆沒??赡銈儎e忘了,大明還有那么多人,不是誰都和丘某一樣?!?br />
    “哈烈!他們為什么要對大明動手?你們清楚嗎?”丘福不屑道“告訴你們,其實大明已經對哈烈下手了,只不過我們是從海路出擊而已。所以你們看到的東西,和事實是相反的……老夫言盡于此,該何去何從,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

    距離丘福戰死的傳聞,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柳淳從應天返回了北平,此刻朱棣的憤怒已經控制住了,整個朝局也安寧了許多。不得不說,柳淳的推測還是很震撼人心的。

    莫非真如柳淳分析的那樣,丘福并沒有死?

    他現在哪里?

    是投降了,還是死在了荒原,成了狼群的腹中之物?

    朱棣冷哼道“情形已經很明了了,就算丘福戰死了,而且還死得很悲壯……但是他身為邊疆重將,統軍不利,慘遭失敗,搓動國威,都應該嚴懲不貸!”

    朱棣又思量了片刻,道“朕欲剝奪丘福的國公爵位,將他的全家發配海南儋州。至于瓦剌挑釁大明,罪不容誅。朕還是要親自領兵,征討瓦剌,出這口惡氣!”

    排除了情緒干擾,朱棣的處理顯然更加合理。

    丘福的過錯是明明白白的,根本不需要粉飾。

    發配他的家人,剝奪爵位,也不是不可以。

    至于朱棣出兵,柳淳也不是百分百反對。

    “陛下,瓦剌和哈烈已經勾結在了一起……如果陛下愿意的話,臣覺得還是從海路出發,征討哈烈,在他們屁股后面燒一把火,比較容易。畢竟是這樣的,走海路的損耗其實要比路上少很多,而且效果更好?!?br />
    朱棣哼道“柳淳,你這都是借口,說到底,你還是不信朕的統兵本事,你覺得朕會打敗仗,對吧?”

    柳淳慌忙擺手,“陛下誤會了,臣只是覺得會有風險,而選擇風險最小的辦法,也是情理之中?!?br />
    朱棣搖頭,身為天子,有他考慮的大局。

    “這樣,朕給你兩個月的籌備時間……等人馬物資都準備充裕了,朕再去征討瓦剌。朕不倉促出兵,這總可以了吧!”

    柳淳見朱棣心意已決,也沒了辦法……不過也真沒必要低估永樂大帝,憑著現在的實力,失敗的機會真的不多。

    “既然如此,那臣就安排去了?!?br />
    當柳淳來到了文淵閣,以火真等人為首的武將,都等在這里,就連梁國公藍玉都來了,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小子。

    柳淳來了,他們都圍了上來。

    “太傅,太傅!陛下怎么說?”

    柳淳道“丘福喪師辱國,而且根據最新消息,什么奮勇死戰,力盡殉國,根本是無稽之談。他現在落到哪里,還沒人能說得清楚。所以……陛下降旨,免去丘福世襲罔替淇國公爵位,所有家人,發配海南儋州。另外,要整頓人馬,兩個月之后,陛下親征瓦剌?!?br />
    柳淳說完這些之后,藍玉身后的兩個小子先跑過來,直接跪倒!

    “太傅,我們兄弟不想去海南,我們要上陣殺敵??!”

    “沒錯,父債子償,我爹犯下的錯,就讓我們兄弟彌補吧!哪怕就算是普通士兵,我們也愿意跟韃子血拼!爵位是我爹丟的,我們兄弟要把爵位搶回來!”

    這倆年輕人,氣勢十足,義憤填膺。

    藍玉終于站了起來,對柳淳道“還真別小覷他們,兩個小子在皇家武學進步非常大,堪稱老夫的愛徒。柳淳,你要是不方便進言,就讓老夫去說,給他們一個上陣殺敵的機會吧!”

    老岳父都發話了,柳淳還能說什么。

    “既然如此,我會向陛下提出建議的?!?br />
    兩個小子立刻磕頭作響,“請太傅放心,我們一定不會像我爹一樣!”

    就在他們話音剛落,有人突然跑來,在手里還攥著一封密信。

    “太傅,太傅!是,是淇國公送來的!”

    丘福來信了!

    柳淳劈手奪過,展開了信紙,才看了幾行字,柳淳的眼睛就瞪大了……除了他之外,其余的內閣諸臣,幾位將領,梁國公藍玉,還有丘福的兩個兒子,都瞪大眼睛緊盯著他!

    “淇國公……說了什么?”他們聲音顫抖道。

    柳淳深吸口氣,緊繃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唉,還是聽陛下的意思吧!”

    柳淳竟然沒有說,反而把事情推給了朱棣。

    這不是急死人嗎?

    到底是該高興,還是該發愁???

    大家伙都懵了,只能焦急的等待。

    而朱棣呢,他手里捏著丘福的密信,也懵了。

    “這,這怎么可能?”

    他遲疑地看著柳淳,“你說丘福說的是真的嗎?怎么會如此,簡直跟做夢似的?!?br />
    柳淳兩手一攤,無奈苦笑,現實就是這么荒唐!

    瓦剌的一部,約有三萬控弦之士,想要投靠大明……為了表示誠意,他們已經和丘福結親,并且歃血盟誓。

    “這個丘福,他,他,他讓朕說什么好!”朱棣拍著腦門,也不知道該罵,還是該贊……致使兩萬多人全軍覆沒,是他的罪。

    帶著三萬多人馬回歸,是他的功。

    這功罪該怎么說,朱棣是真的鬧不明白了。

    “胡子一把了,居然還娶了個小媳婦,比兩個兒子都年輕,他可是艷福不淺??!”朱棣切齒咬牙,“就憑這一條,朕必殺之!一定要殺!不殺他,不足以平民憤!”

    朱棣切齒咬牙,恨不得立刻把丘福宰了。

    唯獨柳淳,他的心思都放在了這個瓦剌部落上面。

    “陛下,他們有三萬控弦之士,至少有十萬部眾……千里迢迢,投奔大明,可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我們應該安排好接應的人馬,務必保護好他們。這些人可是未來經營草原的核心關鍵??!”

    朱棣眉頭緊皺,情不自禁點頭。

    主動歸附,實力不俗,頭領又是個聰明人,還有更合適的選擇嗎?

    “馬上派人,帶著朕的圣旨,封把禿孛羅為安樂王……告訴他,朕已經準備好了肥羊,要和他把酒言歡!”朱棣揮拳興奮道。

    書客居閱讀網址

    fendouzaihongwuonian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