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明鹿鼎記 > 【0859 喪權又辱國的條約】(作者:軒樟)
明鹿鼎記

《明鹿鼎記》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0859 喪權又辱國的條約】



    每個區塊都靠的很緊密,寶軍到時候要撤離都得小心。

    幾個指揮官研究了一番,覺得譚瘋子師長的安排沒問題。

    “沿途用石塊做好記號,別到時候把咱們自己炸了?!弊T瘋子不放心道“還有,這幾日要時刻警惕建奴會大舉進攻,不要以為他們連續受挫之后會有所收斂,建奴還是很勇悍的,不能像看待朝鮮兵和明軍一樣看待建奴?!?br />
    “師座放心,我們不是第一次用地雷戰了?!比f大喜笑道“建奴留下了不少火葯和壇壇罐罐,正好都能派上用場了,咱們用建奴用過的壇壇罐罐都嫌臟?!?br />
    譚瘋子和參謀長,還有其他幾名將領一起笑著點頭。

    參謀長表示大營的防務,他會親自負責,至少建兩道防御。

    譚瘋子對眾人的表態感到滿意。

    “我給你五個團,全部以班為單位,一半用于游擊班,一半用于埋雷班,游擊班給埋雷班打掩護。其余團,留守大營,防護并趕制地雷!”譚瘋子道“這次幸虧總參謀部有先見之明,預料到可能用地雷,讓我們帶了一些配件材料,用來造幾萬地雷不成問題?!?br />
    眾人一聽都很振奮。

    制作地雷的材料,寶軍通常都是攜帶的,因為不占地方,一輛馬車拉的材料就能制作上萬地雷。

    加上寶軍游擊戰,主要武器也是地雷。

    地雷在我國約有500多年的歷史。

    明代兵器制造家首次發明創制了地雷,并大量用于戰爭。

    明代兵書《武備志》中記載了10多種地雷的形制及特性,并繪有地雷的構造圖。

    地雷多是用石、陶、鐵制成的,將它埋入地下,使用踏發、絆發、拉發、點發等發火裝置,殺傷敵人。

    早期的地雷多是用石頭打制成圓形或方形,中間鑿深孔,內裝火藥,然后杵實,留有小空隙插入細竹筒或葦管,里面牽出引信,然后用紙漿泥密封藥口,埋在敵人必經之處,當敵人將近時,點燃引信,引爆地雷。這種石雷又叫“石炸炮”。

    其構造簡單,取材方便,廣泛使用于戰斗。

    但也因貯藥量小,爆炸力較小,而漸被更新。后來地雷的形制,特別是發火裝置得到不斷改進,擴大了地雷的有效殺傷范圍。

    明朝還創造了官亭炮和公署炮,專門埋設在官府大堂的公案下或官亭內,待敵軍占領后,只要碰到發火機關,地雷立即爆炸。

    寶軍的地雷要比明軍的先進的多。

    因為韋總裁帶來的軍艦上就有幾十種現成樣版。

    除了沒有防坦克雷那種大家伙,其他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主要地雷種類都有。

    清朝前期,統治者極不重視地雷及各種爆炸器材的制造和使用。

    直到鴉片戰爭以后,丁守存、黃冕等人才開始積極研制各種地雷,主要是拉發雷和絆雷。

    丁守存曾發明一種“跳雷”,曾攜赴天津試演,十分靈驗。

    這種地雷是將一個鐵鑄的圓形地雷裝入木柜中,木柜下部填裝火藥,連接地雷引信,木柜內裝有發火裝置。

    使用時,先將木柜埋入地下,在木柜一旁,安置翻車,與柜內發火裝置連接。

    敵人一旦誤踏翻車,牽動發火裝置,則火藥爆發,可將柜中地雷拋起地面七八尺高,在空中爆炸,其殺傷范圍可達方圓幾十丈,威力極大。

    1580年,明朝名將戚繼光駐守薊州時,曾制造一種“鋼輪發火”地雷,當敵人踏動機索時,鋼輪轉動與火石急劇摩擦發火,引爆地雷。

    鋼輪發火裝置提高了地雷發火時機的準確性和可靠性。

    在明代文獻中,有多種地雷的詳細記載,這說明當時地雷已發展到一定的水平,而歐洲在15世紀的要塞防御戰中才開始出現地雷。

    19世紀中葉以后,各種烈性炸藥和引爆技術的出現,才使地雷向制式化和多樣化發展,從而誕生了現代地雷。

    寶軍攜帶的制作材料主要是。

    碟形彈簧外表類似甜甜圈的彎曲鋼片,用來墊起重荷。

    延時元件在點燃引線或爆炸物之前,燃燒一定時間的化合物。

    雷管用來點燃大量炸藥的小部分爆炸物。

    撞針地雷引爆時壓入雷管內部的金屬針。

    引線用來點燃炸藥的易燃物質。

    火索(跳雷中)的金屬棒,突出在地面上,當人或物觸發時引爆地雷,又稱為點火栓。

    磁性地雷裝有磁鐵的地雷,當大型金屬物體進入附近區域時引爆。

    撞擊式雷帽一種通過撞擊或施加壓力引爆的化合物。

    壓盤地雷頂部的金屬盤,壓下可以引爆地雷。

    射彈地雷內部放置的金屬球或玻璃碎片,可以加劇人員傷亡。地雷爆炸后其金屬外殼也可以變成射彈。

    發射裝藥裝在跳雷底部的少量爆炸物,可以將其推到空中。

    保險銷地雷內部埋入的針狀物,可以在不使用時防止地雷爆炸。

    現在有了大量黑火葯,直接就能裝配。

    黑火藥由硝酸鉀或硝酸鈉、木炭和硫磺制成。明軍有,建奴其實也是有的,建奴也有火器。只是沒有明軍水平高,也沒有明軍用的量大,不重視。

    這才造成楊古利大營貯存的黑火葯直接到了寶軍手里,純屬歪打正著。

    寶軍的主要地雷是爆炸式地雷,這是最常見的一種地雷。

    爆炸式地雷埋于地下幾厘米深,通常由人踏在壓盤上觸發,需要大約5-16公斤的壓力。

    這種地雷旨在毀壞附近的物體,如人的腳或腿。

    爆炸式地雷可將目標炸成碎片,引起二次傷害,如感染和截肢。

    努爾哈赤一直在沈陽城南門城樓上等消息。

    半天沒有等到消息,派人去詢問,才知道皇太極的計劃。

    努爾哈赤點了點頭,并沒有說什么,雖然讓皇太極去攻擊寶軍,可這一次,他沒有像開始對楊古利那樣下命令,說什么要立刻打退寶軍那樣的話。

    “楊古利,你這次吃了大虧,吸取教訓吧,以后戴罪立功!”努爾哈赤此時怒氣消散了不少,對身邊的楊古利道。

    楊古利眼圈紅紅的,本以為大汗要賜死自己。

    “大汗,我愧對大汗,愧對大金國,請求大汗處死我吧!”楊古利跪地道。

    “起來吧!你過往的功勛呢?不能因為一次失敗就喪氣,那不是我們大金國的英雄!”努爾哈赤恢復了昔日豪杰的氣度,親自將楊古利扶起來。

    眾人看在眼里,都知道大汗贊許了皇太極的做法,安心了。

    大家都感慨,也就只有皇太極敢這么做了,大汗讓去打韋寶的軍隊,皇太極卻改成了堵截,襲擾,這是打了折扣的。

    楊古利起來之后,努爾哈赤注意到了聰古倫格格和皇太極的側福晉大玉兒。

    “皇太極真是膽大包天,打仗的時候,把你們也帶來了?!迸瑺柟嗾f著向寵愛的聰古倫招了招手,示意聰古倫過去。

    聰古倫趕忙到了努爾哈赤身邊,親昵的輕聲道“父汗,父汗不必焦慮,阿哥一定能打敗敵軍的?!?br />
    努爾哈赤嘆口氣,“好了,你們先去睡吧,這里不是你們來的地方,估計今日打不起來了?!?br />
    “不,我在這里陪著父汗,不走?!甭敼艂惖馈案负拱盐亿s回府,我也一定睡不著的?!?br />
    努爾哈赤淡然道“那隨便你吧?!?br />
    建奴都是豪邁的做派,沒有那么多男女之別。

    就此,聰古倫和大玉兒等女眷也留了下來,就在旁邊一間小屋和衣而臥。

    她們要和努爾哈赤,和其他大金國高級謀士和將領們一起等待消息,等待皇太極率軍獲勝的消息。

    當晚,寶軍就派出化整為零的上百以班為單位的小股人馬去埋雷。

    別人埋雷是偷偷摸摸的,寶軍不是,一副要進攻建奴莽古爾泰部的架勢,偶爾還放兩槍。

    莽古爾泰本來已經在搭建的帳篷中睡下了,聽見槍聲,一下子驚醒了。

    “哪里的響聲???”莽古爾泰神經緊張的問道。

    莽古爾泰的帳外親兵趕忙道“將軍待我去查看?!?br />
    “是韋寶的軍隊,偷偷打死了我們兩個游騎兵!”過了一會兒,親兵回來了。

    莽古爾泰本來還以為是韋寶的大軍趁著夜晚發動偷襲呢,韋寶的軍隊最讓建奴反感的地方還不是正面的強大炮火。

    而是偷偷摸摸的行為,尤其喜歡在晚上打冷槍。

    “告訴全營將士,加強戒備,防備韋寶的人馬來偷襲營寨?!泵Ч艩柼┑?。

    親兵們答應一聲,出去傳令。

    莽古爾泰剛剛要睡下,又有人來報“將軍,韋寶的人馬出動了很多,好像是在四處埋雷!”

    “埋雷?”莽古爾泰是能征善戰的將領,與明軍多次交戰,明軍也是使用地雷的,知道知道埋雷是什么意思。

    只不過,讓莽古爾泰疑惑的是,明軍使用地雷都是很少的,而且多為守城的時候。

    現在是在平原上大規模作戰,埋雷有什么用?能炸死幾個人?

    “派鐵騎去,以百人為單位,派出十只百人隊,去驅趕,去射殺,切忌不要追的離韋寶大軍的營地太近?!泵Ч艩柼┊敿聪铝?。

    莽古爾泰也不是莽夫,雖然不服氣皇太極年紀比自己輕,處處壓他一頭。

    但是莽古爾泰也不會貿然真的去攻打韋寶的大營。

    親兵前去傳令。

    莽古爾泰部的十只百人騎兵隊立刻出動。

    寶軍見來人了,并不慌忙。

    負責游擊的班一面觀察,一面催促負責埋雷的班組撤退。

    旁邊還有很多這樣的班。

    “來人了正好,正好看看效果?!甭窭装嗟陌嚅L呵呵笑道。

    “快點吧,不足百米了,建奴的箭射的可是很準!”游擊班的班長再次催促。

    “馬上好了,準備撤離,走的時候注意看暗記,別踩在雷上?!甭窭椎陌嚅L招呼大家。

    兩個班的人遂開始撤退。

    建奴遠遠的射箭追趕,見寶軍走了,追的更兇,這里離寶軍的大營還很遠,他們得到的命令是射殺寶軍,但是不能離寶軍大營太近。

    轟!

    一聲巨響,一匹建奴戰馬騰空飛起。

    踩在地雷上了。

    “停下,別追了!”百人隊的甲喇立刻叫道。

    所有人停止了追趕,不知道哪兒再踩到地雷上。

    這時候,不遠處,另外一只百人隊也有人踩在地雷上了,又是一聲巨響。

    接二連三的巨響,讓莽古爾泰的營地的人都沒法睡覺了。

    也驚動了皇太極的營地和代善的營地。

    寶軍的主攻方向是莽古爾泰這邊,是做出要向盛京城挺近的態勢,但也照顧到了皇太極和代善這兩個方向的敵人。

    代善趕緊讓人用旗幟詢問皇太極現在怎么辦。

    皇太極讓人回信,按兵不動!

    皇太極和代善自然也發覺了寶軍埋雷的動作。

    皇太極氣的牙根疼,正面打不過,背地里玩這些下三濫的花活也玩不過寶軍,總之,都是他們吃虧。

    似乎寶軍只用了一個動作,就將皇太極側面攔截寶軍補給線的計劃粉碎了。

    雖然離得遠,努爾哈赤卻也聽見了響聲。

    這一晚,努爾哈赤也是睡不好的。

    所有人都跑到城樓上觀望,只見遠遠的,不時有響聲和火光。

    只是間隔的時間很長,稀稀疏疏,不像是大規模的作戰。

    “趕緊去問,看看發生了什么事?!迸瑺柟嗉逼鹊?。

    親兵立刻領命而去。

    “好像是韋寶的兵馬在埋雷!”沒多久,去莽古爾泰軍營查探的人就回來了。

    努爾哈赤這回徹底無語了,雖然努爾哈赤沒有親自同寶軍作戰,但是底下發生了什么事情不敢瞞著他,努爾哈赤是知道寶軍的游擊隊慣用地雷的。

    卻沒有想到,如今大規模的萬人作戰,寶軍居然還玩地雷。

    這讓努爾哈赤異常惱火。

    文化的低層次,造成建奴別說制作地雷,更別說排雷,就連識字也是沒有幾個人識字的。

    和建奴整體文化水平比起來,已經幾乎完成了掃盲的幾百萬天地會轄區的人,幾乎都可以算高知識分子了。

    這是科技的碾壓。

    實際上,以平均數,平均水平來說,建奴的財富值仍然遠遠高于天地會轄區,他們更加精壯。

    可科技這方面,已經被天地會轄區遠遠甩開了。

    “看樣子,韋寶是想與我們長期打下去了,本來只是派來千人左右的小股人馬,現在上萬人上萬人的往咱們地盤派人,以后怕是沒有安寧日子了?!滨U承先低聲道。

    努爾哈赤知道鮑承先想說什么,不由想起來白天韋寶派人送來的條約,賠款四百萬兩,另外開放清河作為通商,并允許寶軍在清河駐軍,這都是努爾哈赤所無法接受的條款。

    不僅喪權,而且辱國!

    想到這些,努爾哈赤的臉上肥肉不斷的抽搐!

    “真沒有想到世上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人,有如此厚顏無恥的軍隊!我真想活劈了韋寶!”努爾哈赤憤怒道。

    披衣起身,出來查看的聰古倫格格正好聽見父汗這句話,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幽幽嘆口氣。

    聰古倫格格實在不愿意將那個白白凈凈,氣質儒雅的英俊少年,與父汗現在憎恨到氣的發抖的韋寶聯系成一個人。

    聰古倫格格很想向父汗坦白她見過韋寶,而且還一直與韋寶通書信。

    這時候,大玉兒識破了聰古倫的想法,一把拉住了聰古倫格格,對聰古倫格格微微的搖了搖頭。

    聰古倫格格粉臉一紅,知道大玉兒知道自己想什么,低聲道“我覺得對父汗說了比較好,父汗不會怪罪我的,也不會怪罪阿哥的?!?br />
    “不是時候,先別說!看你阿哥打的怎么樣吧,打不過的時候再說吧。若是打贏了,不必說?!贝笥駜狠p聲對聰古倫格格道。

    聰古倫想了想,覺得有道理,便忍住了。

    小女孩家家的還是比較天真的。

    聰古倫格格甚至覺得,只要她和韋寶能見上面,說不定能說和韋寶與大金國不要再打了。

    建奴這邊聽見了動靜。

    韋寶自然也聽到了動靜,但是韋寶卻睡的很香,完全沒有被影響。

    韋總裁睡覺就是這樣,除非被人為的大聲叫醒,或者拍醒了,否則是不會醒的。

    雖然補給線被建奴攔截,但是韋總裁當天下午就知道了,并沒有做出相應部署,因為韋寶已經猜到譚瘋子肯定會用地雷戰反擊的。

    對于地雷戰的防御威力,韋寶非常有信心,所以才敢讓譚瘋子帶人深入,脫離河岸邊炮船的保護。

    吳雪霞看了看韋總裁,韋總裁誰的真香,呼吸均勻,英俊的側臉,高高的鼻梁。

    吳雪霞微微一笑,又重新輕輕地靠著韋總裁睡覺。

    總裁安心,她便安心。

    雖然沒有多少隨軍經歷,但是吳雪霞通過斷斷續續的爆破聲也清楚,這是地雷戰。

    韋總裁其實也聽見動靜了,迷迷糊糊的,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韋總裁是真的沒放在心上,現在對陣建奴,與一年前,完全兩碼事。

    建奴已經無法威脅到韋總裁的安全。

    沒有火炮,沒有水師的建奴,等于沒有翅膀。

    越接觸建奴,韋總裁就越瞧不起建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