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帶個系統打鬼子 > 第三百零四章 赴鴻門宴(作者:血色彈頭)
帶個系統打鬼子

《帶個系統打鬼子》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零四章 赴鴻門宴

    這時,站在邊上的賈仁貴開口了。

    “老爺,池田先生,李鴻這個人恐怕沒有那么簡單,萬一他不順從呢?”

    甘韋茍眼里閃過殺機,惡狠狠的說“要是李鴻不識時務,不肯投降大日本皇軍,那就送他見閻王去!”

    說完,甘韋茍讓管家賈仁貴去門口候著。

    池田俊二面色陰冷的說“我們大日本皇軍的做事風格,能收為己用就策反,如果不能,我池田俊二今天絕對不會讓他活著走出這個門?!?br />
    池田俊二來之前,該考慮到了問題都考慮到了,他挑選了十幾名槍法精準的特務埋伏,而且還帶了劇毒的氰化鉀。

    他們今天要殺李鴻確實易如反掌,大廳四周有槍手埋伏著,還可以在酒和食物里下毒。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管家賈仁貴匆匆跑進來稟報。

    “老爺,池田先生,李團長他們到了?!?br />
    “他們來了多少人?”甘韋茍急切的問著。

    “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李團長,另外一個軍官不認識?!?br />
    池田俊二和甘韋茍聽到只有李鴻倆個人,頓時是大喜過望。

    “真是天助我也!”

    甘韋茍激動的站了起來,高興的手掌直拍拳頭。

    隨即,甘韋茍領著管家向府外大步走去。

    李鴻和陳麟從馬上跳下來,然后將馬匹交給了門口的家丁。

    在赴宴之前,李鴻早就提防到了甘韋茍的居心叵測,他已經讓突擊隊秘密埋伏在了甘府宅院四周了。

    甘韋茍笑呵呵的迎了出來,管家賈仁貴相互介紹了一下彼此的身份。

    “李團長的大名早已如雷貫耳,甘某人,真是久仰,久仰!”甘韋茍抱著拳向李鴻倆人行禮。

    “誒,不敢當,不敢當,甘老爺可是當地的名流紳士,我李鴻也是久仰你的大名?!崩铠櫼脖е蛯Ψ娇吞灼饋?。

    “李團長能來寒舍赴宴,我甘府真是蓬蓽生輝啊,能夠認識李團長這樣年輕有為的軍官,甘某人三生有幸……”甘韋茍連聲稱贊,馬匹是連綿不絕。

    “哪里,哪里,甘老爺謬贊了,我李鴻能夠受到李老爺的如此接待,實在是有些惶恐啊?!崩铠櫽樣樀男χ?,裝作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甘韋茍拍了一番馬屁,恭敬的請李鴻他們進去。

    “李團長,甘某人略備薄酒招待,倆位請進!”

    “請,甘老爺?!?br />
    李鴻和陳麟在甘韋茍的帶領下,連續跨過幾道門檻,很快就進了內堂大廳。

    一進到內堂,李鴻的敏銳目光就注意到了坐在旁坐喝茶的池田俊二。

    池田俊二放下手里的茶杯,犀利敏銳的目光轉動,落在了穿著軍裝的李鴻身上。

    李鴻的觀察力極強,一向就有審視人的職業習慣,對方任何一個眼神或者是細微動作,完逃不過他眼睛的洞察。

    面前這個穿西裝的陌生人,正襟危坐,見他來沒有絲毫的緊張,尤其是在對方的眼神之中,李鴻能夠隱隱看出一絲陰謀殺機。

    李鴻裝作漫不經心的掃過池田俊二,淡淡的笑著說“甘老爺,沒想到今天你府上還有其他貴客?”

    “李團長,今天你和這位池先生都是我府上的貴客?!?br />
    甘韋茍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不過,他并沒有介紹池田俊二的真實姓名和身份。

    李鴻看到甘韋茍對池田俊二如此恭敬,想必這個人身份非同一般。

    李鴻的觀察力極強,一向就有審視人的職業習慣,對方任何一個眼神或者是細微動作,完逃不過他眼睛的洞察。

    面前這個穿西裝的陌生人,正襟危坐,見他來沒有絲毫的緊張,尤其是在對方的眼神之中,李鴻能夠隱隱看出一絲陰謀殺機。

    李鴻裝作漫不經心的掃過池田俊二,淡淡的笑著說“甘老爺,沒想到今天你府上還有其他貴客?”

    “李團長,今天你和這位池先生都是我府上的貴客?!?br />
    甘韋茍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不過,他并沒有介紹池田俊二的真實姓名和身份。

    李鴻看到甘韋茍對池田俊二如此恭敬,想必這個人身份非同一般。

    他的腦子快速運轉,轉念細細一想,李鴻猜測這個所謂的池先生可能才是今天的主角,甘韋茍只是陪襯而已。

    “李團長,池先生,幾位請入座?!?br />
    甘韋茍請李鴻他們坐下后,示意旁邊的下人斟酒。

    幾人圍坐在一張八仙圓桌上,桌面上擺滿了各種美味佳肴,光是這一頓飯錢最少幾百大洋。

    喝了幾杯酒,他們開始談論到了正事上。

    “甘老爺,今天你請我李鴻來你府上,我想不只是赴宴送禮這么簡單吧?有什么事情就直說,我不喜歡猜啞謎?!?br />
    “好,李團長,果然是快言快語的爽快之人?!备薯f茍指著池田俊二,正色說道“今天宴請李團長,其實是這位池先生的意思?!?br />
    “哦?”

    李鴻眼睛一轉,奇怪的看向池田俊二,詫異的說道“池先生,我李鴻與你素未謀面,你卻花費心思請我吃飯,我想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李鴻雖然說話很直白,但是,池田俊二就喜歡直接點,省的雙方繞來繞去。

    池田俊二緩緩的開口道“李團長,你的大名在下早已久仰,我覺的以李團長軍事才干只當一個小小的上校,實在是有些屈才了,不知李團長,想不想升官發財節節高升?”

    池田俊二的說話語速不快,說話嚴謹而又嚴肅,李鴻通曉日語,聽出了對方話語中有一些日語的發音。

    “池先生,你是日本北海道人吧?”李鴻忽然問了一句,表情上似乎并不在意。

    池田俊二一聽,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臉色一下子冷了幾分,當他看到李鴻沒有絲毫敵意,池田俊二才放下戒心。

    通過李鴻這些神色動作,池田俊二立即捕捉到了一個重要的信息。

    既然李鴻已經識破他的真實身份,沒有當場拔槍發難,說明李鴻這個人很有興趣和他談談。

    “李團長,果然不是一般人,呵呵?!背靥锟《旖俏⑽P起,似笑非笑的說道“實不相瞞,我確實是北海道人,我叫池田俊二,現任華中派遣軍特務機關長?!?br />
    日軍的特務機關長,與特高課的任務性質大同小異,日本陸軍的勢力入侵到哪里,特務機關就跟著開設到哪里,并直接隸屬于當地日軍司令部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