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邊緣人物她重生了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是魔獸還是寶物?(作者:璇昭)
邊緣人物她重生

《邊緣人物她重生了》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是魔獸還是寶物?

    ()這里多數人都是散修,他們平時賺取靈石的艱辛,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而且如今他們修為已經達到金丹。比起他們修煉途中所消耗的資源,幾乎是入不敷出。

    如今有這樣一筆意外得來的資源又如何不開心。

    哪怕之前記恨過蘇玖的人,此時看向蘇玖的目光也變的意外的友好。

    鄭啟龍開始是迫于無奈才簽了契約,現在他卻是后悔了。他本來以為即使蘇玖發現什么寶物也不會太多,所以才簽訂了契約,對蘇玖嘴里說的資源并不怎么上心,哪想到光靈石就有十箱。

    他陰晴不定的看著面前半空中浮現的這一堆靈石,心情有些糟糕,他懷疑蘇玖是借了他的運氣才得了這些靈石,但是分到手里的卻只有這一點點。

    此時,他的心情可以說是極為不虞。若是他自己找,豈不是一整個房間的靈石都會是他的?

    比起鄭啟龍更郁悶的是另外三個人。

    他們哪里想到蘇玖收靈石收的如此之快,這樣看來跟在蘇玖身后,根本什么都得不到。

    鄭啟龍悄悄拿出了契約,直接銷毀。

    感覺到其中一份契約被銷毀蘇玖還愣了一下,直到看到了銷毀契約的人,蘇玖目光才劃過一絲了然。

    若說鄭啟龍最初在被砸到神女像上之后,那副灰頭土臉的樣子,讓蘇玖沒想起來。

    在他用過一張清塵符后,她早就想起來了,正是在明日城時還見過的鄭啟龍。

    見他損毀了契約,蘇玖并不意外,這個人同白素給她的感覺一樣,似乎是天生的氣場不和,也難為他能忍到現在了。

    鄭啟龍就這樣率先離開了房間,緊接著跟在最后的三個人也跟著離開了。

    等蘇玖出來后,發現那四個人正站在一面墻的前面嘀嘀咕咕說著什么。

    蘇玖目露詫異之色,倒還真的讓他們找到了一扇門,不過那扇門么

    她看了看,面上浮現出一絲淺笑,讓他們吃點苦頭也好。

    云環翎還沒從自己莫名的獲得了一批靈石中清醒過來,他看了看這個讓他險些不認識的小伙伴怒道“你怎么會懂這種陣中陣!

    只聽蘇玖那清冷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自然是學的!

    云環翎嘴角抽了抽,他敢說他連普通陣法還沒學么?并不敢!

    隨即他又聽到了一句來自于小伙伴無聲的嘲笑“這個陣法其實還挺簡單的,甚至不需要運算!

    云環翎并不想說話,他已經內傷,天賦什么的果然是最傷人的東西。

    當你以為自己同階無敵的時候,總有那么兩個特例能把你的臉按在地上無限摩擦。

    臉疼的云環翎選擇保持沉默。以后誰在說他奇門遁甲天賦斐然,他定要和那人翻臉。

    蘇玖自是不知云環翎的心里活動,看著那四人合力將靈氣匯聚于一起,最終也成功的打開了那扇相應的門走了進去,她的臉上沒有任何波動。

    最后一扇門的面前,蘇玖在破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說道“剛進去的時候會有點危險,你們小心一點!

    其他人的面色立刻變了變。

    在蘇玖進入的一瞬間,一道黑影便朝著她的方向迎面撲來,是一只三階魔獸,相當于修士的金丹期。

    但不知道是不是在這里呆了太久,這黑影顯然早已沒有了三階魔獸的實力。

    幾乎弱的不堪一擊。幾乎是寒光紫極出鞘的瞬間,它也跟著倒地了。

    隨著那頭魔獸的死亡,有人驚呼道“這里為什么會出現魔獸!

    蘇玖邊看著密室架子上的資源一邊回道“應該是看守魔寵!

    看守魔寵乃是魔修專門用來看守自己寶物所收的魔寵。

    其他人暗暗心驚這里曾經居住的是魔修?只是這似乎也說不通,這里的修煉資源明明都是道修所使用的。

    看著架子上琳瑯滿目的各種丹器陣符,這些東西怕是不比剛才那間密室里的十箱靈石價值要低。

    蘇玖眼睛也不眨的將密室中的丹器陣符一掃而空。

    因為這次什么東西都有,所以契約分配也出現了不同的現象,有的淡黃色光包裹的丹藥等多一些,有的包括的法器更多的。

    這些修士倒也聰明,根據自己所需彼此之間互相交換。

    蘇玖突然在一個角落里撿到了一個小冊子,小冊子上記載的是一個魔修的生前筆錄。

    看完之后蘇玖心下了然。

    難怪這個陣法如此簡單便能破解,原來這些個密室原本就是誘餌。為了引誘一些貪婪的修士上鉤,再對其進行斬殺。

    通過這個魔修筆錄中所記載,不難看出記錄一切的魔修對修士的印象都是陰險狡詐,甚至在他看來這些個正派修士比他們魔修更像個魔修。

    蘇玖想不通,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才使得魔修這樣的局。她將這件事默默記了下來,準備有機會找夏玨問問。

    只是在看到落款處的時候,蘇玖瞳孔不禁一縮,這竟然是萬年前的一本筆記。

    蘇玖猜想,那個看守魔獸萬年前定不止只有三階,經過萬年還沒有死,可見其在當時情況下的強大。

    她帶著眾人走出密室后,發現那四個人也稍顯狼狽的走了出來,他們目光沉沉再看他們這一隊完好走出來之后,心中的憤懣幾乎達到了最高峰。

    誰能想到前一間密室還是十箱靈石,后一間密室便一屋子魔獸。

    因為鄭啟龍是第一個進去的,沒有任何防備,還被那魔獸抓了一爪子。在他們四個辛苦弄死那一屋子魔獸后,發現竟然什么都沒有了。

    如今再看蘇玖他們毫發無損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聽鄭啟龍恨恨的說,“我就不信了,接下來的密室我搜到的是魔獸!”

    邊說邊拿出了一張只有巴掌大小的羅盤。

    這一片空間三個房間都已經被開啟,羅盤沒了動靜。鄭啟龍臉色變了變,帶著后面三個人率先踏入了傳送陣,想要搶占先機。

    蘇玖卻是挑了挑眉。走向了與這傳送陣相反的另一個方向。

    季空雙眸劃過一絲了然。其他人卻是驚疑不定的看著蘇玖的背影。

    等蘇玖在一個位置站定后,發現她的人影瞬間消失。

    他們這才意識到,原來一個密閉空間不只是門有多扇,就連傳送陣也有很多個。

    可笑那些人還以為自己踏進的是唯一一個傳送陣。

    他們趕緊跟上了蘇玖的步伐,發現所到之處是又一個看起來密閉的空間。

    在蘇玖掃視這個密閉空間的時候,云環翎敏銳的察覺到了,蘇玖的花瓣狀的印記似乎亮了一瞬,在它亮的同時,蘇玖眼底的銀光也更顯眼了幾分。

    云環翎心下詫異,她不會是金丹期就開啟了天賦術法了吧。

    頓時,他感覺更心塞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