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海賊之疾風劍豪 > 第416章 激戰,惡魔果實覺醒者的實力?。ㄗ髡撸郝迥暧兄?/div>

第416章 激戰,惡魔果實覺醒者的實力!

    遠處,疾風號上。

    “夏……夏諾大人他……”

    看著海面上已經處于交戰狀態的二人,羅拉的神色頓時緊張不安起來,“怎么和卡塔庫栗哥哥打起來了……”

    “沖突升級了嘛看來?!迸赃叺幕峦贤崎_護目鏡,望著遠方饒有興致地道,“不過也對,你那個黃毛哥哥連我們船上的東西都敢燒,怕是已經把夏諾哥給惹惱了?!?br />
    “可,可是……”羅拉一陣焦急,但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為好。

    在她看來,這位善良好心的夏諾大人,雖然是王下七武海之一,也曾擊敗過旱災杰克這種級別的敵人,但另一邊,可是她的卡塔庫栗哥哥??!

    那可是夏洛特家族的最高杰作,四將星之首,一生之中從未嘗過敗績的男人??!

    如果可以的話,她是無論怎樣也不想這兩個人起了爭斗打起來的,尤其是這場災厄還是由自己引發的。

    一時間,糾結、愧疚、不安等種種情緒縈繞心頭,讓她下意識地攥著裙角開始不斷揉搓起來。

    “放心好了!”

    這時另一側的德朗普看出了羅拉的想法,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笑著安慰道:“你不用擔心我們船長,都這個時候了,你應該擔憂的是你那位哥哥才對?!?br />
    誒?

    羅拉一陣愕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但環顧四周,發現疾風號的船員們都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顯然對于德朗普的話極為贊成。

    這算是船員對船長的絕對信任么?

    心中閃過這么一個想法,羅拉看向遠處,發現此刻的戰局竟是根本看不出結果,原本在她心目中戰無不勝的哥哥,此刻也是陷入苦戰,甚至隱隱一副落于下風的模樣。

    難道說……

    她心中咯噔一下,心情變得更為復雜,也不知道該是喜是憂——

    卡塔庫栗哥哥,今天真的要迎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敗仗么?

    …………

    海面。

    咚!

    用三叉戟土龍將夏諾迎面斬來的一劍逼退后,卡塔庫栗也被震得連連后退數步,在海面踏出一連串的漣漪。

    “呼……”

    他劇烈喘息了一陣,旋即重新起身看向對面的夏諾,臉上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看來是我小瞧你了,原來你這家伙不光是速度,連力量也非同小可,難怪旱災杰克那頭怪物都不是你的對手?!?br />
    “多謝夸獎?!?br />
    對面的夏諾喘了口氣后,抬首咧嘴一笑,將這贊譽坦然承受了下來。

    此刻的他已與卡塔庫栗交手了足足十余分鐘,在交鋒中勉強算是占了上風,但由于對方那難纏的果實能力,和能預知未來的恐怖見聞色,打起來他總有種自己一劍劈入棉花中的落空感,同樣也不怎么好受。

    好在體力方面,他和卡二都是遠超常人的怪物級別,暫時還用不著擔心。

    “夸獎談不上,不過坦白說來,你的確很強,甚至可以說我之前交手過的敵人,實力都不及你?!?br />
    卡塔庫栗握緊了手中的土龍,站直身體道:“所以接下來,我將不會再保留實力,今天這場,將是我時隔數月后又一次全力以赴的戰斗?!?br />
    “巧了,我也一樣?!?br />
    夏諾笑了笑,看了眼數百米外的疾風號,忽然道:“為了防止波及他人,我建議換個遠點的地方,你看如何?”

    “很合理的建議?!?br />
    卡塔庫栗目光一閃,沒怎么猶豫,便微微頷首道。

    達成這一共識后,二人同時踏空而行,飛速向遠方撤去,不消片刻就來到了數公里外,拉開這么多距離后,本來還不算遠的疾風號頓時成了視線中的一個小黑點。

    “繼續吧?!?br />
    提醒了一句后,夏諾就也重新握緊了腰間的嵐切劍柄,目光也逐漸凌厲起來——

    說到底,剛才二人的交手看似打的有聲有色,但終歸只是試探罷了,真正的白熱化搏殺,從現在才算真正開始!

    唰!

    就在下一剎那,他的身形驀然動了,留下一道肉眼難以辨別的殘影后,便是陡然間出現在了卡塔庫栗背后,一劍橫斬向對方的脖頸。

    當!

    沉悶的金屬交擊聲響起,卻是卡塔庫栗不知何時已經將三叉戟調轉方向,橫欄在了自己的要害之前,而他的左手,則是與此同時變掌為拳,驟然攥緊!

    轟??!

    周圍的大海頓時一陣轟鳴,無數子彈頭大小的糯米團,猶若暴雨天自地面到拔而起的水珠一般脫離而出,從四面八方向著夏諾攢射而去。

    這種惡魔果實覺醒后,能夠影響到周圍萬物的特性,在他的手中發揮的淋漓盡致。

    嗤嗤!

    糯米子彈如同雨打芭蕉一般,不斷落在夏諾的身體上,然而后者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也未作出任何規避動作,只是依舊盯著卡塔庫栗的眼睛,將力道集中在手中的劍刃上,將與之相抵的三叉戟一寸一寸地向下壓著。

    武裝色已經到這種程度了么……

    看到自己的無雙年糕刃彈打在對方身上,連一絲痕跡都未曾留下后,卡塔庫栗不由心中微凜,他自認在見聞色上勝過對方,但單論武裝色的強度,自己還不能做到這種程度。

    “既然如此……”

    卡塔庫栗眼眸中戰意熾烈,他猛然灌注全身力量,架開了夏諾越逼越近的劍刃,旋即在兩人都被反震的連連后退時,驀然右腳抬起,重重踏在海面!

    “流動糯團!”

    霎時間,他腳下的這片海面,如同被賦予了生命一般,開始向著四周擴散流動,將四周的海面,盡數化作紅褐色的糯米團。

    而就在夏諾剛穩住身形,正準備重新發動攻勢的時候,已經蔓延至方圓數百米的流動糯團,驟然自波濤之下掀起,鋪天蓋地地向著夏諾迎頭拍下!

    高逾數百米的糯團落下時的聲勢,著實過于驚人,遠遠望去,夏諾就像是在暴風雨中苦苦支撐的小船一般,似乎隨時都會被撕扯為一地碎片。

    而遠處,見到這一幕的疾風海賊團眾人,也不由一陣動容,紛紛議論起來。

    “居然能隨心所欲地控制大海為己所用,這也太過變態了……”

    “就算是惡魔果實覺醒者,能如此輕松做到這一步的也不多見啊?!?br />
    “不愧是懸賞超過十億的怪物,看來船長這回又是一場惡戰?!?br />
    ……

    眾人談來說去,扯什么的都有,但與之前碰上那些恐怖的強敵不同,所有人心中都沒有絲毫擔憂,只有對于自家船長滿滿的信任。

    畢竟,多少次面臨絕境,船長都帶著他們一路撐過來了,創造了許許多多奇跡。

    而相比之下,眼前的這場戰斗,雖然敵人是卡塔庫栗,一個賞金高到足以讓曾經的他們仰望驚嘆的男人,但他們的船長又何嘗是一般人?

    進入新世界眼看就要滿一年了,后者的實力,由于太久沒去全力出手的緣故,早已高到了一個連他們都沒法準確預測的程度了。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卡塔庫栗弄出的聲勢再怎么浩大恐怖,所有人也依舊認為,自家船長照樣能夠自如應對,將其破解。

    …………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在流動糯團迎面罩下的剎那,夏諾當機立斷,踏著月步迅速向后拉開距離,并在同時居合出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著這道巨大無匹的糯團斬出!

    嗤嗤!

    淡淡的白色劍氣呼嘯而去,頃刻間突破音障,破風聲尚未響起,遠處洶涌而至的流動糯團,已然自中間被一劍斬開,斷作兩截,轟然倒塌!

    “隨手一劍便有如此威力?!?br />
    目睹這一幕的卡塔庫栗眉梢微挑,他迎面將三叉戟刺來,同時沉聲道,“我與白胡子海賊團的花劍比斯塔交過手,劍術上,他不如你?!?br />
    劍戟相交,火花登時四濺,夏諾借用巧力,一劍挑開對方的三叉戟,旋即手腕微抖,變劍招為橫斬劈向卡塔庫栗腰腹,口中則沉默不語,并未接話。

    之前在寒霜島上他與比斯塔雖然交手多次,并且全部輕松取勝,但這終歸只是私下里的切磋,有幸觀戰的也只有白胡子海賊團的隊員們,因此只在小范圍傳播,卡塔庫栗不知道這件事也很正常。

    而另一邊,險之又險地躲過夏諾的橫斬后,卡塔庫栗發現自己想要閃避對方的斬擊變得愈發困難起來,即便自己擁有見聞色霸氣也一樣如此。

    畢竟,與遠距離交手不一樣,在如此相近的欺身搏殺中,面對一位大劍豪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他并沒有太多輾轉挪移的空間。

    判斷出這一局勢變化后,卡塔庫栗瞬間選擇了改變戰斗方式。

    身形一閃,與夏諾再度拉開數十米的距離,卡塔庫栗右手一抬,當即有數十道甜甜圈形狀的糯團在半空中成型,其中小半延展出堅硬的條形年糕,在他的周圍形成了防護罩,而剩余的大半,則是從中伸出覆蓋了武裝色霸氣的手臂,并同時“啪”的一聲猛地握緊成拳。

    “無雙·九頭年糕!”

    低沉的喝聲中,所有手臂倏然間動了,化作漫天拳影,瘋狂地向著下方的夏諾轟擊而去。

    轟!轟!轟!

    無數轟鳴聲幾乎是此起彼伏地響起,而在這讓人窒息的攻勢之下,夏諾依然保持著冷靜,借用身法在拳影的空隙中自如穿梭,猶若閑庭信步一般,輕而易舉地躲過了所有的攻擊。

    下一剎,他眼中厲色一閃,拔劍而出,自下而上,驟然斬出一劍。

    居合·斬鋼閃!

    海面之上,狂風驟然呼嘯而起,周圍的空氣在這一刻仿若被盡數抽離,一道足有二十余米高的巨型龍卷風迅速成型,以勢不可擋之姿,浩浩蕩蕩地向著半空中的卡塔庫栗席卷而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