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流宗門,滄浪宗【一更】(作者:琴宗)
我被困在同一天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流宗門,滄浪宗【一更】

    五天之后,青霞城傳送陣。

    隨著一陣白光閃過,大陣之中出現了一群身穿水藍色長袍的宗門弟子。

    除開陣中的三位老者和一名中年外,其余年輕人都是面帶傲色,滿臉鋒銳。

    四周原本等待排隊的眾多青霞城修士紛紛臉色微變,為這群人讓開了路。

    隨后,在為首兩名破嬰期實力的老者的帶領下,這群身背古劍的年輕修士越眾而出,朝著城外方向緩緩走去。

    不過并沒有人在城中急掠和飛遁,因為玄盟叱令,人族城內嚴禁急掠和飛遁,不然便是以人族罪犯判處,城中任何修士都可以出手擊斃。

    所以,人族修士只要進城,就都會遵守這個規程。

    除非,你的實力高到整個城中都無人可敵,那自然想怎么飛就怎么飛。

    不過,除了規程,每個人族城市都有著防護大陣,即便是道境修士,面對這種大陣也可能被擊殺,所以極少有人違反這些規則。

    他們剛離開這里,留在傳送陣附近的修士們就炸開了鍋。

    “那些人是什么身份??”

    “看那身后的藍色長劍,似乎是滄浪劍,難不成”

    “那是二流宗門滄浪宗吧?怎么出現在青霞城了?”

    “不清楚,看樣子應該是來參加弟子交流會的吧,不然不會是長老帶著一群新人的陣勢,不過我看那群人幾乎都是煉元六層以上,甚至還有元晶期的年輕弟子,這恐怕是滄浪宗的親傳了吧?青霞城附近有什么二流宗門嗎?”

    “沒有吧,青霞城附近都是些落霞州的三流宗門,倒是有個血衣門接近了二流宗門,但不至于讓滄浪宗請出這么大的陣仗!

    “昨天不是剛過去一隊二流宗門落鳳宗的隊伍嗎?也許是有什么寶物出世了也說不準呢!

    “不可能,流炎秘境剛關閉,這附近窮鄉僻壤的哪來寶物,走走走,咱們哪里操的上人家二流宗門的心,我還要去青州城呢,聽說地玄宗到處在找瘋魔神子的麻煩,我們宗門打算前去聲討,走了!

    “等我一個啊,媽的,竟然有人在針對瘋魔神子,干他娘的!等我召集一幫散修,可不能讓咱們神子被人欺負了!”

    “走走走,同去同去,狗日的地玄宗,忘恩負義的王八蛋,干他娘的!”

    “這就是青霞城?果然是邊域小城,走在街上竟然半天都遇不到一個元晶修士,你們說這逆玄宗也是真的垃圾,這么一個小小宗門,竟然還敢接下我們的比斗,真是不自量力!

    “哈哈哈,原師兄說得對,我要是那逆玄宗主,早就卷著鋪蓋跑了,什么末流小宗也學人家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聽說那逆玄宗弟子每個月的元石只有四塊!哈哈哈哈,天哪,還不如咱們滄浪宗的掃地小廝領的多呢!”

    “聽說逆玄宗近些年來崛起了一個劍種,實力不弱呢!

    “哈哈哈,什么阿貓阿狗的都敢自稱劍種了,沒準是個賤種呢?”

    “師兄你說話注意點!

    “也不能這么說,那些三流宗門偶爾也是有天才誕生的,三十年前的那個長青劍冢的青木道人不就是例子嗎?”

    “說的也是,不過那又如何,咱們這次可是有玉師兄坐鎮的!他可是長青劍冢都想要挖去的天才!若要說誰算得上劍種的話,玉師兄才是當之無愧的!”

    這群在街上高談闊論,隨意貶低逆玄宗的,自然是滄浪宗弟子。

    幾乎每一名弟子身上,都背著一柄水藍色的長劍,這便是滄浪宗遠近馳名的滄浪劍,不過大部分弟子身上背的都是赤階品質的滄浪劍仿品,而非黃階的正品。

    畢竟滄浪宗雖然強大,但是也沒有奢侈到讓每一個弟子都配備一把黃階法寶,天玄宗都不愿這么做。

    不過,整只隊伍中,倒是有五人身上背的是那黃階正品滄浪劍。

    正是那三名老者、一名中年和一名年輕人。

    三名老者和中年乃是滄浪宗的長老,也是此行隊伍的負責人。

    而那青年,卻身穿一件古樸的藍色短衫,身后水藍色長劍時時響起淡淡的劍鳴,一陣陣海嘯聲隱隱的在其身體四周響起。

    但是仔細聽去,卻又仿佛幻覺。

    此人雖然長相英俊清秀,但是臉上卻總是掛著一副憂郁的表情,走在隊伍的最后面,看上去隱隱的有些孤獨。

    隊伍中的弟子都只敢偶爾瞥他一眼,便不敢再繼續看。

    不過,凡是看向他的弟子,每一個人都是面帶狂熱之色,還有濃濃的敬仰和敬畏。

    這青年,正是滄浪宗如今最為天才的劍修,年僅十八歲就邁入了元晶十層,只差一步,就可以碎晶成嬰,步入破嬰境界。

    更難得的是,其劍道天賦即便是一流大宗長青劍冢的長老也贊不絕口,許諾其在突破破嬰后,便可前往長青劍冢交流學習。

    “玉兒,切不可如他們那般掉以輕心,雖說逆玄宗這些年逐漸式微,但是那陳劍北卻并非如大家想象中的那樣不堪!

    不知何時,隊伍中的地位最高的那名老者放慢了腳步,和劉玉并肩而行,語氣淡然的笑道。

    劉玉微微躬身,身周的海嘯聲隱隱的收斂了起來,整個人就仿佛一柄收入劍鞘的寶劍,鋒芒盡藏。

    其說話聲倒是溫和如玉,讓人聽了就極為舒服。

    “弟子明白,請九長老放心!

    滄浪宗九長老輕笑一聲“我倒是忘了你這小家伙的性子,想來你也不會犯那等愚蠢的錯誤!

    劉玉點了點頭“此番從閉關中出來,就是為了見識下逆玄宗的陳劍北,等到拿下逆玄宗的底盤,弟子就要前往長青劍冢了,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九長老臉上浮現了一絲無奈和苦笑“唉,也不知家主如何想的,竟然讓你去劍!

    劉玉的臉上浮現一絲堅毅之色,隨后有些不舍道“去劍冢倒是無所謂,不過是苦修和做別人的劍侍罷了,這些弟子都可以承受,但是,古語有云,父母在,不遠游,弟子還是舍不下母親和小妹!

    滄浪宗九長老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吧,你去之后,家中自然有人照看,我也會時常去看看的,此番事情完成,我會親自收琥珀為親傳弟子,絕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wobeikunzaitongyitianwuqiannian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南泳坛夺金